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慈善人物

慈善刘维隆

13252 2016-04-26 10:15:00 缩小 放大

 

又走近陕西慈善,又见到会长刘维隆,又感到一股迎面吹来的暖风,又被火一样的激情激励,又被春一样鲜活、海一样深邃的思维启迪。

他迎上来抱住我,高声说:“我们是老朋友。来,拥抱一下!”

……

刘维隆,一个标准、典型的西北汉子,朴讷温厚而又率直豪放。他个子不矮,魁梧身材,矫健步态。一双和善、睿智的明亮眼睛上边,长着两道传神的浓眉。眉宇间漾着英气更洋溢着长久的宽厚和慈祥。他富态的国字形脸庞上总浮有浸着阳光的微笑。他的微笑真诚、纯净而又自信、豁达。让人感到亲切、平等,使旁人对他瞬间就没了陌生感、距离感。

这时,2016年4月2日,一个周六的傍晚。

我这次来,是应邀参加“陕西省慈善教育工作会议”。这无疑又是一次能给人以震撼的会议。他们将在会上部署全省的慈善教育工作,决定将“慈善文化进校园”覆盖到全省的中小学。听到这个信息时,我心里不觉一惊。这无疑是慈善事业发展进程中的大手笔、大举措。做到这一点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知他们为此已经付出、还要付出多少智慧和艰辛。

想想2011年底,中华慈善总会刚刚启动“慈善文化进校园”项目,刚刚和上海新纪元教育集团合作开发出我国第一套系统的中小学慈善类读物《慈善读本》的时候,社会上的各种议论一时间风起云涌、铺天盖地。虽然绝大多数都是赞扬、支持的,但质疑、否定的声音也不甘示弱。由于有这种质疑的存在,由于之前还没有哪个组织有过这样的尝试,所以实施这一项目真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就在这艰难的开创时刻,刘维隆和陕西省慈善协会的同志们决定配合中华慈善总会在全省一千所中小学开展以《慈善读本》捐赠为载体的慈善文化进校园活动。他们开会推动这一项目时,我陪中华慈善总会当时的会长范宝俊到西安出席会议。那时,我第一次见到会长刘维隆。我没有想到,这位出任陕西省慈善协会会长时间并不长的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对“慈善文化进校园”的认识和理解,竟然比我们还要深刻、还要到位。他爽朗地笑着,一字一板地说:“总会这个决策意义重大啊!这是我们慈善组织的基因工程、种子项目。我们一定尽全力把这个项目搞好!” 谈到《慈善读本》时,他说:“《慈善读本》内容生动活泼,通过循循善诱讲故事的方式进行慈善基础教育,是本次慈善教育项目的载体。”我注意到,范宝俊会长听到刘维隆会长这样讲时,眼睛顿时一亮。那以后好长一段时间里,范宝俊会长常常会和我谈起陕西省慈善协会会长刘维隆,说这个会长对慈善工作有个钻研劲儿,有思路、有作为,为人很好。还说,刘维隆重感情、对老同志很尊重。这我也看到、感觉到了。每次到陕西参加慈善的重要活动,我都会看到刘维隆会长热情邀请老会长徐山林参加,并主动真诚地听取老领导的意见、建议。那次会议,徐山林不但参加会议,还讲了一段很深刻的话。他说:“慈善教育进校园是对青少年慈善意识及慈善素质的培养与提升,并树立青少年的仁爱之心、社会担当及关爱他人的精神。学校应将‘学’与‘做’紧密结合,引导学生参与公共事务与志愿活动,使慈善教育的概念得到扩展。”我们都知道,陕西省慈善协会自创办起,就十分重视慈善文化、慈善教育的开创与传播。全国第一部《慈善诗选》、第一部《慈善报告文学》都出自陕西。刘维隆任会长之后,不但继承了这一好的传统,而且越做越大、越做越强,发扬得多姿多彩。

为实施“慈善文化进校园”这个全新的慈善项目,刘维隆带领慈善会一班人积极向省教育部门的领导层推荐、宣传,并直接到省财政厅协调。在组织好社会募捐的同时,争取到财政支持的1000万元。向全省千所中小学捐赠《慈善读本》百余万册。参加大会那天,我特别注意到,省教育厅副厅长讲话时,几乎没看一眼讲稿。讲“慈善文化进校园”、讲《慈善读本》,讲得头头是道。我有点吃惊,但我马上就想到了陕西省慈善协会的工作,想到了会长刘维隆。我曾听陕西省慈善协会副会长张晓菊说,联系教育厅的工作是很麻烦、很艰难、很费周折的。人家对“慈善文化”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以往与慈善协会的联系也不很多。再说也没有教育部的明确指示。要不是刘维隆会长亲自出马一次次地宣传鼓动,这件事的成功几乎是不可能的。我想,省教育厅的领导们显然是被刘维隆会长深邃的思维、生动的讲述打动,并对慈善文化、慈善教育做了一番实际的研究与探讨,心悦诚服地认同刘维隆会长的宣传鼓动。这次到西安参加“陕西省慈善教育工作会议”,出席这个会议并讲话的是陕西省教育厅厅长王建利。正厅长的工作是很忙的,这一段时间每个工作日都排满了任务。所以,这个会议原本安排一位副厅长出席。但刘维隆会长坚持请正厅长出席。但厅长只有星期天有空,刘维隆会长就和厅长商量,拍板星期天开会。那天,王建利厅长很高兴地出席会议。讲话时精神饱满还有点激动,他特别强调“全省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各中小学长期有责任把慈善教育作为立德树人的重要任务抓实抓好。”指出:“省教育厅将继续指导和要求全省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积极协同各级慈善协会,建立健全分工明确、齐抓共管的工作机制,完善慈善教育联席会议制度,及时研究和分析慈善教育推进过程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全力推进慈善教育活动在更多中小学常态化开展。各级教育部门也要加强与同级慈善机构的协作与配合,建立起协调共商机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共同努力把我省的慈善教育活动打造成中小学德育的品牌和亮点。”

那天的会议,全省各地的教育局长都到会了。

张晓菊副会长对我说,这次会议之后,各地教育部门对实施“慈善文化进校园”项目的积极性甚至超过了我们各地的慈善会。

“慈善”的影响力在陕西可见一斑。

刘维隆任会长之后,在慈善文化、慈善教育方面陕西当然不止在这一方面有力度有建树。据我所知,他们还率先在全国搞了“慈善文化进大学活动”;成功组织了“慈善书法大赛”“爱心歌曲大家唱”和“慈善文学创作评选”等颇具影响力的活动。在加强慈善理论研究方面,陕西省也有许多令人瞩目的成果。当然也不止这些,在慈善募捐、慈善救助方面,陕西的创新步伐和成果更是令人惊喜。比如,他们“创新方式,形成慈善募捐多元新格局。”即使是在经济状况困难的情况下,慈善的募捐量也连年大幅度提升;他们“加强管理,大力提升慈善项目规范化运作水平”。一手抓原有的慈善品牌项目的实施,一手抓新的慈善项目的创立发展,并使之成为新的品牌项目;他们还“发展慈善实体,壮大慈善事业”并摸索了经验、取得了成效。

刘维隆任省慈善会会长之后,就给慈善会明确了一个很贴切、也很明确和生动的定位。在四处奔波的慈善工作中,刘维隆常常会讲到这个定位,常讲常新。最近,在一个地区的慈善工作中,他就又一次强调:“省慈善协会是慈行善举的平台,是爱心人士的家园,慈善事业是改善民生的重要补充,是打赢扶贫攻坚战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省慈善协会是慈善人的家,应为爱心人士服好务,为困难人群送温暖,敢于担当、乐于奉献,为建设美丽陕西、和谐陕西、富裕陕西做出贡献!”

刘维隆讲“慈善”时,很少看讲稿。他的讲稿或者由他自己起草,或者由他执笔一遍遍修改。“慈善”已经完全融入了他的血液、他的生命、他的行动之中。他的老伴儿曾有点抱怨地说他晚上说梦话说的都是慈善。

刘维隆在许多重要工作岗位做出过突出贡献,并成长为一名省部级领导干部。谈及自己的仕途生涯,他说“就我个人当初主观而言,确属被动和偶然。”刘维隆是“文革”前的“老三届”,1968年高中毕业后下乡,在汉中一个小村庄插队。1971年,他被选调到陕西省汉中地区钢铁厂。他先是当了一名炉前工。由于诚实肯干能干,他先后被工友和领导拥戴着当了班长、炉长、车间主任、副厂长、党委书记。1990年,上级组织决定调任他到汉中市西乡县当县长。当时,工人们都舍不得这个一直与大家一起摸爬滚打的领导离开。那之后,他又先后担任县委书记,商洛地区行署专员、商洛地委副书记、省环境保护局党组书记、局长,省财政厅党组书记、厅长兼省地税局党组书记,陕西省第十一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谈及自己的成长,他曾说:“检视20年来的从政心路,尚可自慰的是我一直生活工作在事业的意义和进取之中。以人为念,以事为本,以情为重,从未将一己的私心私利放置在先,而是让自己的精神与魂魄激荡在经世济民的家国情怀之中。它使我的经历艰难而又美丽、充实而显幸运。历史之命有嘱托,大地之子重耕耘。每至一处一地,是组织、群众和同舟共济的同事们为我搭建舞台,给我信心力量,教我做人做事,他们所给予我的远比我所能奉献的要多要深要广。”

无论过去在从政的道路上,还是在慈善组织中当领导者组织者,刘维隆都“常抱一颗不懈学习、耽于研读、执着事业之心,历艰险而不畏,有高峰必攀登。”都始终秉承“敬畏历史、紧贴大地、躬身为民”的宗旨。

刘维隆的慈心善举,慈善作为是一脉相承的。刘维隆的慈善有时代特点、有进取创新精神。

这几年里,我逐渐看到、感觉到、体会到刘维隆的慈善思想、刘维隆的慈善行动、刘维隆的慈善信念、刘维隆的慈善情感。

慈善刘维隆,刘维隆的慈善给了我太多的感悟和启示。

在这里我们为您提供全国慈善组织动态、传播慈善文化、分享慈善心得。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获取更多信息,请点击《慈善》杂志阅读链接

http://weikan.magook.com/index.html?magazine=4183